日本經營限時動態的媒體告訴你如何發展「千禧媒體」

2018年05月 7536

文:SMM Lab 編譯:王意婷

 

 

lute為日本專門發展音樂、影像等文化產業的媒體品牌,2016年創立,以製作MV、表演現場影像為主,發展平台主要為YouTube。2017年8月則將戰場移轉到Instagram限時動態。

Instagram限時動態對年輕族群來說的確相當熟悉,然而,是什麼理由讓一間影像媒體毅然決定要變更其主力戰場?以下是lute株式會社執行長五十嵐氏的專訪。

採訪:Social Media Lab副編 小東真人

 

1. 受訪者介紹

 

五十嵐弘彦:lute株式会社執行長

 

 

2. lute的創社始末,以及從YouTube轉往Instagram的變遷

 

以分散型媒體YouTube出發

 

小東:請教lute的創設經過。

五十嵐:在現今的娛樂產業中,實體商品的銷售已經大不如從前。CD、DVD等聲音、影像產品越來越難交易。然而,音樂跟影像絕對不會消失,因此我們在尋找有沒有可以重建的商業模型。結果,我們相信就是「數位化」,因此創立了lute。

國外的VICE或Tastemade這種經營影像事業的品牌,都積極接受出資。我們本身也參加了每年在美國德州舉辦的知名音樂影像祭「SXSW / South by Southwest」,大家都在聊平台,所有參與者都異口同聲表示「內容(媒體)的時代即將來臨」。在娛樂產業中負責內容的人都在尋找新的商業模型。我們覺得相當符合趨勢,所以開始投入發展。

首先,當時的環境,比現在都還要依賴電腦來觀看影像,長度約3~5分鐘的數位影像非常強勢。我本身是從音樂開始投入娛樂產業,說到音樂與影像的數位化內容,當然就是MV了。

當時是YouTube的天下,因此我們在該平台上創作了長度3~5分鐘左右的MV。和同時期的NowThis一樣,也就是運用分散型媒體。雖然骨幹看似是YouTube,我們期望將含有商標的內容擴散出去,不只靠自媒體傳播,也希望能夠刊載在其他的媒體上。此為我們創立的經過。

這是在大約從兩年前到2017年8月的一連串流程。結果在網路媒體上看見公司商標的人逐漸增加,很慶幸越來越多人認識我們。而且,有股東向我們表示「願意投資,要不要考慮創業?」。因此就走向企業化。

 

2017年8月起,將主戰場轉向Instagram限時動態

 

 

小東:為何後來將中心轉移到Instagram?

五十嵐:那是因為用戶的視聽環境已經轉移到智慧型裝置了。

聽年輕人說,他們認為現在只有老人才會用Wi-Fi跟高端Mac(笑)。而且說「現在看用量操作iPhone才叫數位」,我打擊頗大。

說個題外話,我今年32歲,我這一輩是最會用電腦的世代,也曾教過上一輩用電腦。但有趣的是,我們也在教現在的年輕人用電腦。他們非常會操作各種媒體工具,但完全不會用電腦。全都用智慧型手機。

我們感受到表現音樂的影像格式會因此完全改變。要提供音樂、影像的娛樂體驗,就必須適應智慧型手機的螢幕規格。有些人可能會認為MV的長度大概就是3分鐘,但完全不是。一首歌就是5分鐘,會主動跟隨錄音或媒體運作的格式。

再者,針對年輕族群的娛樂類型與工具格式越來越多元,他們已經無法只把時間花在一個影片上。所以,長度不夠短、內容不夠濃縮的東西就不行了。

我們做了許多檢討,把方向調整為縱向螢幕的智慧型手機,然後,符合我們的調性與節奏的就屬Instagram限時動態了。而我們也針對對數位內容有興趣、屬於本廠牌、對我們改變經營方向抱持疑惑的音樂人,提供經紀、行銷以及影像製作的服務。

 

3. 適合Instagram限時動態的內容

 

不只是播放MV

小東:說到「分散型媒體」,就想到得要針對不同媒體製作最佳化內容,那麼是否有適合Instagram限時動態的格式?

五十嵐:「格式要怎麼弄?」,目前都尚未有定案。不一邊做是不會知道的。不過,2017年8月開始到11月這段期間的感想,首要的就是PDCA品質管理循環。

*譯註:PDCA循環指的是Plan(計畫)→Do(執行)→Check(檢核)→Action(改善行動),常應用於品質管理或改善業務。

過去上傳到YouTube的MV,觀賞者都給予我們質感很好、原創性高的評價。我們想要保留相同調性,所以做了許多嘗試。

 


http://www.mtv.com/

 

為了要拓展內容的可能性,我們參考了MTV音樂頻道。MTV不只播放音樂,也製作各種電視節目與影片。什麼都玩。他們擁有獨自的街頭文化,或者說是深根固柢的文化背景。這是我們想要參考的重點。我們也不打算「只播放MV」。

 

打造Instagram限時動態專用的MV

 

小東:在YouTube與Instagram上製作影片,果然還是不太一樣嗎?

五十嵐:基本上,上傳到YouTube與Instagram上的東西完全不同。我們打算減少YouTube影片,今後可能只專注在製作MV上。另一方面,我們認為限時動態是獨立的東西,因此我們不會只自己製作MV,也會推廣音樂廠牌的影像新作品。

我們在限時動態的運用上有幾種企劃,其中一個為MV的宣傳。我們製作平台專用的影片,然後配合適用於該平台的秒數來計算價格,結果完全不受青睞。

很明顯的,MV在YouTube的確可行,但是只要是長達15分鐘的紀錄片,就完全不行。而且影片長度太短也不行。而Instagram反而是短影片可以,但是分割MV影片內容上傳的話,會造成觀眾的困擾。現在對MV的定義是「長度為3~5分鐘的影片」,這點就很難突破。

因此,我們現在正嘗試製作限時動態專用的音樂宣傳影像。我們希望能做出在Instagram上看了就會產生興趣的影片,滑動手指就可以直接觀賞MV,或瀏覽表演資訊。

 

4. 今後的展望

 

千禧媒體的時代已來臨

 

 

五十嵐:在現在這個時代經營媒體真的很有趣。

現在是群雄割據的時代。如果注意一下紐約的初創企業(startup company),可以看見發行公司開始代理業務,千禧世代的代理商全都著手發行或建立自媒體。新型態的媒體已經展開,我們也希望自己早日成為日本的新媒體代表。

因此,我們選擇了Instagram這個社群平台,也認為這個結果是正確的,現在正是開始展露新風貌的時期。

之前讀了WIRED日本版紙本雜誌停刊的文章,文中也提到現在正是千禧媒體的時代,認為『Teen Vogue』、『Refinery29』等線上雜誌很有趣,也提及媒體的獨佔性已經逐漸消失的話題。現在的變化果真就如同文章所說,而我們選擇Instagram只是為了建立實現運作的環境,擁有自己的代理業務而已。

 

由創作者來自我監製

 

小東:新時代已來臨。請教貴公司如何跟音樂人交手呢?

五十嵐:剛才提到我們除了媒體業務、經紀業務,也經手代理業務。不過,代理並不是指「接受製作影片的委託」。

我們認為製作原創性內容也是新媒體的型態之一,可以由才華洋溢的音樂人大量湧現這點來證明。因此,我們認為可以由我們來負責建立這套格式,接著再代為尋找認同敝公司業務的企業或媒體。

整體思考下來,現在就屬Instagram。聯名合作也是一個好方法。而事實上,Instagram也提供連動的功能。我認為是相當優秀的平台。

經紀業務方面也有變化。剛才提過實體商品已經賣不出去,但音樂創作者也隨之展開新動向。以美國的饒舌歌手(A$AP Rocky)來說,他在成名後就開始跟各種品牌合作,提高他名字的價值。接下來,大型的時尚品牌想要藉由他的形象來重返業界,因此支付他鉅額的合約金。

企業願意付出比實體商品業績多上好幾倍的契約金。這就跟以女演員的美貌或身材做為賣點一樣,打出「做出好音樂」為賣點的那些男男女女也都有機會成為網紅。你會DJ、會畫畫也行。

另一方面,那些網紅也看到這個動向,開始對單純的自拍產生危機意識。把這種作法運用在音樂人身上,不是很有趣嗎?

我們經營我們認為有趣的東西,而創作者使用的也剛好是Instagram。這就是我們以Instagram限時動態媒體自居並且與他們共進退的原因。當然我們並沒有侷限來源,也接受從其他媒體分散過來的資源。如果一個媒體在特定領域能擁有高互動率的用戶,而這些用戶也都主動追蹤該媒體,表示該媒體運作得相當良好,這是非常有趣的事。

 

 

 

原文出處:ミレニアルメディア時代が到来。国内初Instagram Storiesメディアを手がけるlute株式会社に迫る!

Tags: